liudianshui

in 文字 with 5 comments

去年离开卡饭之后,liudianshui在群里装X说英文,被我鄙视后去卡饭开帖大骂,时与老友无聊打赌,模仿古龙先生,小戏!方才整理takenote,贴上,但博一笑。此事最后有趣的是,liudianshui自己再次粉墨登场,伪以其暗恋男友的身份来求我撤下帖子,时为一绝,可叹,可悲,可笑。

...
天大亮,阳光普照。
九月廿八,冲蛇煞西。
大海水,建执位。
诸事不宜。晴。
.
柴子坐在木桶里,桶里有热水,一条很旧的棉布毛巾。
阳光透过纱窗,照进来,晒在身上,他忽然觉得很满意。
他满意极了,在经过三天的奔驰,从一个城市奔波到另一个城市后回家
这世上还有什么比洗个热水澡更让人满意的事情呢?
他整个人似乎都已融化在水里,他只是半睁着眼睛,看着自己的一只手。
右手。这只手拿过笔,握过酒杯,执过书卷,揍破过无数人的鼻子,还曾写过不少的情书和战贴。
但现在看来这只手还是那么干净,连一个疤都找不出来,就算是窈窕淑女,也未必有这么满意的一只手。
柴子觉得更满意了。
.
“大白天洗澡,这个人是不是有什么毛病?”门被推开,一个男人笑道。
柴子淡淡道“我最大的毛病就是认识你这么多年,却不知道你原来喜欢看男人洗澡”
进来的男人叫杯具,年约三十,一张脸平淡无奇
但一双眸子闪闪发光,这时眸子里却带着笑意。
“既然你回来了去陪我喝两杯好不好”
柴子道“不好。”
杯具笑道“哪一点不好?”
柴子道“两杯不好,至少要两百杯才好。”
.
楼下有个茶吧。
并不是每个茶吧只供应茶水的,有些茶吧也有酒。茶是老板的,酒是自己的。
酒只有一种酒,稻花香。柴子曾在酒后淡淡的说,这酒里有家乡的味道。
杯具看着柴子剥花生,似是已经看得出了神。那双剥花生的手干燥、稳定,让人安心。
杯具道:“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你喝酒要吃生花生。”
杯具道:“我知道你不会说,不过我今天是来告诉你另一件事的”
柴子的双手依然在剥花生,干燥、稳定。
.
杯具道“难道你不想知道?”
柴子忽然笑了:“我在听你说。”
杯具道“liudianshui在卡饭骂你,说你是个人渣,还谈到晓月的事”
柴子端起酒,就着两颗花生,他脸上的表情似乎很满意。花生配酒岂非是一种绝配?
柴子淡淡的说:“那是因为隔壁家的母狗生了。”
杯具愕然道“隔壁家的母狗生了关liudianshui什么事?”
柴子悠然道“liudianshui在卡饭骂我关我什么事”
柴子和杯具都笑了,笑得像两只刚偷到鸡蛋的小狐狸。
.
酒已过半,天已黄昏。
人呢?
人在喝酒,但喝的是酒,还是寂寞?
.
柴子倒出最后的半杯酒,笑了。
“这世上最悲哀的事,莫过于一个酒鬼倒不出酒来。”
杯具笑道“比这更悲哀的事,这里有两个酒鬼。”
酒已经喝完了,人呢?
是不是应该回家?
酒在肚里,人在天涯,家在哪里?
.
杯具叹道“这世上最麻烦的岂非是寂寞?”
柴子目中也仿佛有了忧虑之色,道“不是,这世上最大的麻烦应该是女人”
杯具再叹道“是,世上唯女子与小人最难伺候。”
柴子叹道“不是”
杯具转过头,笑道“这世上最难伺候的难道不是小人与女子么?”
柴子笑道“这世上最难伺候的是小人一般的女子!”
杯具和柴子大笑起来,笑得像两只没偷到鸡蛋的老狐狸。

Responses
  1. 熟男

    风四柴~

    Reply
    1. @熟男

      .....你难道是熟十一男

      Reply
  2. 我好久没有去卡饭这些论坛了,准确地说是开了瑞星区之后就没去过。
    不管怎样,柴子新年快乐,身体健康!

    Reply
    1. @天毅

      我现在偶尔去hips区看一下标题。哈,新年快乐,祝健康、安好!

      Reply
  3. 新年到,想点高兴的事 :grin:

   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