纪念MD默认规则君

in 文字 with 4 comments

公元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七日,就是国立Malware Defender为二十六日在HIPS区里遇害的的后一天,我独在论坛外徘徊,遇见单身熟男,前来问我道,“先生可曾为MD写了一点什么没有?”我说“没 有”。他就正告我,“先生还是写一点罢;MD生前就很受先生的喜爱。”

这是我知道的,凡我所知道写HIPS的作者,大概是因为往往有始无终之故罢,加上国人盗版的劣根,销行一向就甚为寥落,然而在这样的环境艰难中,毅然 写出了《MD》的就有S大。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,这虽然于S大毫不相干,但在MD或者HIPS区,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。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 谓“在天之灵”,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,——但是,现在,却只能如此而已。

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。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。四十多个样本和规则的血,洋溢在我的周围,使我难于呼吸视听,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?长歌当哭,是必须在 痛定之后的。而此后几个所谓高人伪牛的阴险的论调,尤使我觉得悲哀。我已经出离愤怒了。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;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,使它 们快意于我的苦痛,就将这作为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,奉献于逝者的灵前。

真的安软,敢于直面惨淡的破解,敢于正视淋漓的样本。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?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,以时间的流驶,来洗涤旧迹,仅使留下寂渺 的用户和微漠的论坛。在这寂渺的用户和微漠的论坛中,又给人暂得偷生,维持着这似热非热的HIPS区。我不知道这样的版区何时是一个尽头!
我们还在这样的版区活着;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。离三月二十六日也已有一天,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,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。

在那楼主所谓不行的HIPS中,MD是我的爱物。学物云者,我向来这样想,这样说,现在却觉得有些踌躇了,我应该对它奉献我的人民币与尊敬,然而我一直是用赠送的key和新免费版的。它不是“苟活到现在的我”的爱物,是几乎所有HIPS区老玩家的爱物罢。

它的姓名第一次为我所见,是在那年小浪做了群主,开除群中一群脑残后号召大家来测试新玩意的时候。其中的一个就是它;但是我不认识。直到后来,也许已 经是S大在卡饭发征集测试帖,广告天下之后了,才有人指着一个MD告诉我,说:这就是MD。其时我才能将姓名和实体联合起来,心中却暗自诧异。我平素想, 能够不为样本所屈,反抗一广有羽翼的病毒木马的软件,无论如何,总该是有些桀骜锋利的,但它却常常微笑着,态度很温和,界面友好,使用简单。待到偏安于群 里闲聊,互传样本之后,它才始来到我的电脑中,于是见面的回数就较多了,也还是始终微笑着,态度很温和,界面很友好,使用很简单。待到挖出了不少bug, 往日的玩家以为责任已尽,准备陆续购买的时候,我才见它作者的风范,欣然赠送正版key。大家总是雀跃的。总之,在我的记忆上,那一次就是高潮了。

我在今日早晨,才知道昨日有人胡乱测试的事;须臾便得到噩耗,说楼主居然出了27楼的结论,死伤几个HIPS软件,而MD和默认规则君即在遇害者之 列。但我对于这些传说,竟至于颇为怀疑。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,来推测论坛网友的,然而我还不料,也不信竟会胡乱测试到这地步。况且始终微笑着的和蔼 的MD和默认规则君,更何至于无端在HIPS区喋血呢?

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,作证的便是楼主的神贴。还有一具,是贴中27楼的。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污蔑,简直是污蔑,因为论证上还有污蔑的逻辑。
但神贴楼主就有令,说它们是“大跌眼镜”!

但接着就有流言,说它们是产品根本就不行的。

惨象,已使我目不忍视了;流言,尤使我耳不忍闻。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?我懂得衰亡HIPS区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。沉默呵,沉默呵!不在沉默中爆发,就在沉默中灭亡。

但是,我还有要说的话。

我没有亲见;听说MD,默认规则君,那时是欣然前往的。自然,测试而已,稍有人心者,谁也不会料到有这样的逻辑。但竟在HIPS区中弹了,从测试入, 结论斜穿心肺,已是致命的污蔑,只是没有便死。回帖的某君想扶起它,然而神贴楼主不让,立仆;同回帖的熟男君又想去扶起它,也被击,弹从左肩入,穿胸偏右 出,也立仆,熊猫烧香是不能老树开新花罢。但它还能坐起来,让楼主在27楼痛斥了产品的粗劣,于是死掉了。

始终微笑的和蔼的界面友好的使用简单的MD确是被污蔑了,这是真的,有它自己的老用户为证;沉勇而友爱的默认规则君也被污蔑了,有它自己的使用者为 证;只有一样沉勇而友爱的熟男君还在医院里呻吟,等着人去抚救。当一款本无问题的HIPS和默认规则在HIPS区从容地转辗于所谓测试人所发明的简单逻辑 和粗劣举证就可以污蔑的时候,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悲哀呵!论坛的人治的伟绩,版规的指导的规范,测试的常规的经验,不幸全被这几缕血痕抹杀了。

但是傻傻的测试者却居然昂起头来,不知道个个脸上有着血污……

时间永是流驶,论坛依旧太平,有限的几个帖子,在版区是不算什么的,至多,不过供无恶意的闲人以饭后的谈资,或者给有恶意的闲人作“流言”的种子。至 于此外的深的意义,我总觉得很寥寥,因为这实在不过是徒手的请愿。人类的血战前行的历史,正如煤的形成,当时用大量的木材,结果却只是一小块,但污蔑是不 在其中的,更何况是徒手。只是盼望着,以后这种胡乱无据的结论,少出来一些,便是太平罢。总有人会出来回复的,你这厮洋洋洒洒却不做测试,来辨析一番,是 什么道理。我没有亲耳听到,但我相信,同在版区的老玩家,已是不屑陷身这种理论无据测试无依的泥潭罢。

附记:
神贴《天,不测不知道,今天简直是大跌眼镜》
1:http://bbs.kafan.cn/thread-944884-1-1.html
2:http://bbs.kafan.cn/thread-944881-1-1.html
神贴结论27楼:http://bbs.kafan.cn/forum-redire ... -fromuid-21541.html

Responses
  1. ycattle

    我只看了27楼的神话....
    怎么能用自己的头像在博客回复呢?

    Reply
  2. 绵羊

    很赞同!

    Reply
  3. 永远不要和傻子去争论什么事,因为他会把你的智商拉到和他一个档次上,然后用丰富的经验将你打击崩溃

    Reply
    1. @天毅

      Do not argue with an idiot. He will drag you down to his level and beat you with experience.

     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