聚会好啊,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形形色色,日理万机的无所事事的全挤到一起来。  相思已久的开始庆幸,居心叵测的开始算计,光棍单身的开始意淫。有没吃...

  很羞惭的发现一个很明显的事实,作为一个曾经何等话唠笔耕不辍的我,博客居然三年没有更新过了。对于我这种厚脸皮的人来说,是绝对不可能说出惭愧这种...

  七月廿四,阴,井泉水,除执位,冲兔煞东 。酉时,余四人者,携城南曾道长,医馆骚凯,渔贾许君,访小河垂钓。  自万马桥,上高山, 入深林,穷回...

  柴静出了个纪录片,叫《穹顶之下》,内容应该是关于雾霾,之所以说应该是因为我确实没有看完。没有看完的原因是因为不太喜欢这种煽情的述说方式,开场...

  “肥柴”。  我拎着满满的垃圾袋走出巷口,站在街对面的男人抬头向我打招呼。阳光从他的背后照过来,我眯着眼睛看不清他的脸。  “你是”?我随手...

  刚才无意间在地址栏打了一个0然后回车,结果就转到这个博客,忽然想起来那是我设置过的书签关键字,曾几何时,我自己都忘了,还有个博客。  现在越...